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彭阳民俗 > 正文

彭阳民俗——歌谣

时间:2019-01-09 09:50:18 来源: 《彭阳风物》 浏览量:318

夯 歌

(一)

大家听仔细(呢嘛),哎哟!

咱们来打夯(呢嘛),哎哟!

耳朵听我音(呢嘛),哎哟!

眼睛看夯上(呢嘛),哎哟!

大家一齐拉(呢嘛),哎哟!

轻松又得力(呢嘛),哎哟!

脚跟要踩稳(呢嘛),哎哟!

小心别摔倒(呢嘛),哎哟!

嫩绳要得窍(呢嘛),哎哟!

身子向后坐(呢嘛),哎哟!

统微廷松绳(呢嘛),哎哟!

力能增十分(呢嘛),哎哟!

夯面要拉平(呢嘛),哎哟!

一夯挨一夯(呢嘛),哎哟!

打夯别心急(呢嘛),哎哟!

大家把油加(呢嘛),哎哟!

(二)

同志(的)们哟,(哎哟号号)!

齐心(的)干哟,(哎哟号号)!

要增(的)产哟,(哎哟号号)!

修农(的)田哟。(哎哟号号)!

劲使(得)匀哟,(哎哟号号)!

行盯(得)端哟。(哎哟号号)!

硬埂套软堰哟,(哎哟号号)!

梯田平展展哟,(哎哟号号)!

若要雨合时哟,(哎哟号号)!

亩产能过石哟,(哎哟号号)!
 

扬场歌

衣衣子(嘛)包粒粒(儿)睡一堆,木锨(儿)把它们给扬起;

风夹土(嘛)来(哟)帮(了)忙,把衣衣子和粒粒儿(给)分开。

 

毛主席来到乔渠庄

长城塬上锣鼓响,一杆杆红旗插塬上,男女老少齐欢唱,毛主席来到乔渠庄。

男人担水烧清茶,妇人做饭忙又忙,鞭炮声声军号响,大营扎在乔渠庄。

 

党与人民作主张

共产党,恩情长,好像太阳亮堂堂,人民跟着共产党,党与人民作主张。

供应粮,补助钱,医药费,救济款,赊销布,几大卷,家家铺盖都堆满。

没牲畜,投资款,不收公粮光生产,家家户户粮仓满,幸福日子过得缠。

 

思想起眼泪能淹心

五八年,生产忙,主席号召吃食堂,吃食堂,真公平,多吃多占个别人。

管理员吃得脖子壮,炊事员吃得像瞎瞎,身上攒着大衩衩,馍馍米面朝回拿。

社干吃得溜秋光,亲门党家都一样,干头社员喝糊汤。

糊汤越喝眼越深,脖子剩了一条筋,脸上不像人的形,走路头重脚又轻,干活眼前发了晕,社干骂说不起劲。

刘邓陶,想好意,给社员要留自留地,“四人帮”,来干扰,立即打倒刘邓陶。

林秃子,上了任,实行文化大革命,红卫兵造反能上天。手里提的是钢鞭。

当权派遭大难,驾飞机,钢鞭缠,示威游行搞串连,各个单位都游遍。

工作组,下了乡,四类分子遭了殃,“破旧立新”四个字,江青出的样板戏。

有林彪,想毒心,想抓政权把命送。三中全会开得缠,开放市场大发展,老戏唱得不停点,包产到户大宣传。

分牲畜,地分完,农具分光仓腾空,气得社干肚子疼,游手好闲过不成,思想起眼泪能淹心。
 

抓壮丁

正月里来是新春,爹娘把儿生,娘生下儿来好苦心,马家抓壮丁。

睡到半夜更,爹娘唤儿声,忽听门外打门声,不知是何人。

嫂嫂去开门,进来两个人,一根麻绳捆我身,爹娘拉哭声。

爹娘泪涟涟,保长把脸翻,一把拉开钢枪拴,爹娘心胆寒。

拉到乡公所,关进警备班,娘哭着儿来去送饭,爹去找盘缠。

到了县政府,忙把便衣换,草绿的军装穿两件,再喝上一二三。

到了中卫城,交给马家兵,钢枪刺刀我不懂,练得我肩膀疼。

到了大校场,点名重整装,先发刀来后发枪。送我到前方。

下去到咸阳,解放军来接仗,三门野饱无堵挡,打得我无处藏。

兵退固关峡,马继援命令下,宁死人马不撤卡,要把硬仗打。

固关接一仗,人马死一浪,血淋淋的尸首把路挡,两眼泪汪汪。

有心不撤卡,粮草无人拉,人无粮来马无草,连夜逃上跑。

跑到兰州城,五泉山扎大营,解放军一心要攻城,人马死一层。

退到黄河岸,人马死大半,死人活马水里翻,人哭马叫唤。

打了交手仗,解放军喊缴枪,宽大的政策对咱讲,不打最为上。

解放军收了枪,新兵喜洋洋,赶快回家看爹娘,一家人安康。
 

节令谣

正月初四莜麦生,正月初八谷子生,正月十五油籽生,正月十七豌豆生。

正月二十五荞麦生,二月初二扁豆生,三月初三糜子生,六月初六麦子生。

春风亥子是姆仓,夏间寅卯最为凉,秋天辰戌丑为上,冬天却来申有方。

土旺之后逢已午,耕犁栽种无虫伤,此是四季姆仓日,一年多打十斗粮。
 

夏季数九歌

一九二九,扇子不离手。

三九二十七,饮水甜如蜜。

四九三十六,大汗道身流。

五九四十五,头戴草帽走。

六九五十四,乘凉找荫地。

七九六十三,睡觉盖被单。

八九七十二,半夜差夹被。

九九八十一,修炕莫迟疑。
 

数九歌

(一)

一九暖,二九冻破碗,

三九四九,冻破地口,

五九六九,过河法手,

七九鸭子八九雁,

九九鸦雀犁沟窜。

(二)

一九二九不出手,

三九四九冰上走,

五九六九,沿河看柳,

七九河开,八九雁来,

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
 

 

货郎哥

(男)货郎子本是上征的人拣,担上个担担出了门。

大河大捡小河过,呐喊上一声卖杂货。

(女)姑娘在楼上绣圆物,把银针别在粉壁墙,一步(的)载来二步(的)缓,双手儿推开门两扇。

我双手推开门两(的)扇,原求是货郎到门前。

货郎哥,货郎哥,你把你担担落一落。

(男)你叫我落来我就落,恐怕你姑娘不买货。

(女)我买的货来实在(地)多,恐怕你货郎没担着。

(男)白线黑线都有呢,还有一匹绿绸呢。

(女)不要不要一个都不要,再问你货郎担的什么货?

(男)洋碱胰子顶针子,还有一对口琴子。

(女)不要不要一个都不要,再问你货郎担的什么货?

(男)兰州的锁子北京的匣,还带了一把风火扇。

(女)我风火扇来叫我拿一个,你把个银钱要多少?

(男)不要你多来不要你少,光要你铜钱二十吊。

(女)不给你多来不给你少,光给你原来的十五吊。

(男)你这个姑娘长得嫽,我把个扇儿送给你了。

(女)你这个货郎不是个货,不为卖货为看我。

(男)你说我看来我就看,看你把我能咋办?

(女)你这个货郎子是个精,我问你是哪里人?

(男)陕西洛阳有家门,我是一个买卖人。

这位大姐好聪明,我问你是哪里人?

(女)不远不远三五里,我是一个本地人。

(男)你爸你妈在家干什么?指你这个姑娘来买货。

(女)我爸我妈在家做陪方,正月十五出嫁我。

你爸你妈在家干什么?指你这个货郎来卖货。

(男)我爸我妈在家盖高楼,正月十五娶老婆。

我货郎听着事不巧,担担子担上往回跑。

(女)我一把拉住担担头,看你得走不得走!

(男)一脚拐倒往外走,看你丢手不丢手!

(女)头枕绣鞋面朝南,碰跌了我的小金莲!

哎!货郎子!

我把你坏了良心的——货郎哥!
 

四哥上工

正月里来正月正,雇下四哥来上工,未曾上工闪上两担水,吃罢早饭扫马棚,在马棚底下搭了一句话,肚子里挽下个大疙瘩。

二月里来龙抬头,小奴家在楼上梳油头,前面梳个龙拾头,后面梳一个龙摆尾,两面梳个两条龙,中间梳一个绣花城,梳下油头往下看,胆大的四哥楼下站。

三月里来三月三,小奴家在高楼上缠金莲,三寸金莲二寸大,胆大的四哥捏一把,你不要捏来你不要揣,今夜晚上上楼来,手扳肩子吃一个嘴,肚子里疙瘩化成水。

四月里来四月八,娘娘庙上把香插,人家插香为儿女,小奴家插香为四哥。

五月里来五端阳,糯米粽子包上糖,白铁壶壶酒炖上,我和四哥喝一场,喝哩喝哩翩拉拉战,好像孔雀戏牡丹。

六月里来热难当,我给四哥遮荫凉,手打上一把天蓝伞,我给四哥遮日头。

七月里来秋风凉,我给四哥缝衣裳,黑绸袄袄棉花装,十三道纽子都组上,我缝下衣裳你穿上,天大的名声我背上。

八月里来八月八,西瓜月饼献月牙,长工短工都来全,不见我四哥来破盘。

九月里来九月九,黄菊花儿煮香酒,我和四哥喝罢酒,我二人出门手拖手。

十月里来十月一,四哥回家送寒衣,人家烧纸双双对,四哥烧纸独一人,我有心上前夫妻配,旁人看见说短长。

 

山里的野鸡红冠子

山里的(那个)野鸡娃红冠子,我给我尕妹妹打上个金簪子 (妹妹哟,山丹红花开)

山里的(那个)野鸡娃白脖子,我给我尕妹妹打上个银镯子 (妹妹的,山丹红花开)

山里的(那个)野鸡娃花膆子,我给我尕妹妹扯上个花裤子 (妹妹哟,山丹红花开)

山里的(那个)野鸡娃红翎子,我给我尕妹妹扯上个红裙子(妹妹哟,山丹红花开)

山里的(那个)野鸡娃绿尾巴,我给我尕妹妹买上个绿手帕 (妹妹哟,山丹红花开)

山里的(那个)野鸡娃黑爪子,我给我尕妹妹买上个黑卡子(妹妹哟,山丹红花开)

高高的(那个)山上盘盘路,潘家的(那个)女娃娃是个摇钱树 (妹妹哟,山丹红花开)
 

绣荷包

初一到十五,十五月儿高,那春风摆动杨呀杨柳梢。

闪点梅花开,情郎捎书来,捎书带信要一个荷包袋。

你要荷包袋,自己该回来,为什么捎书带信来?

打开丝线包,丝线无一条,打发个梅香上街跑。

梅香金莲小,走路打绕绕,稳不住身子吱哟跌一跤。

上街跑下街,无有个货郎来,端等南窑张三哥来。

货郎把鼓摇,梅香把手招,我姑娘叫你分线绣荷包。

梅香带了路,货郎紧后跟,货郎哥请你跟我来。

板凳拉一把,货郎你坐下,先装香烟后倒茶。

梅香上楼房,急忙唤姑娘,货郎请到咱门上。

姑娘下楼房,开口问货郎,我看你箱箱里卖的什么货?

一卖洋别针,二卖红头绳,三卖你胭脂四卖粉。

五卖并头莲,六卖假银簪,七卖你顶针带三环。

八卖花手帕,九卖夹头发,十卖丝线样样都不差。

不要你洋别针,不要你红头绳,不要你胭脂不要你粉。

不要你并头莲,不要你假银簪,不要你顶针带三环。

不要你花手帕,不要你夹头发,端买你丝线把花扎。

银子称三分,丝线五十根,随带两苗绣花针。

青铜钥匙响,打开龙风箱,把绿红纸儿揭两张。

剪子叮当响,剪个荷包样,四周都把云子镶。

狗儿汪汪咬,客人来打搅,把一对鸳鸯剪错了。

剪子磕一磕,奴家眼泪多,这才是为了我情郎哥。

剪子磕两磕,有话对谁说?我给我情郎绣荷包。

一绣一只船,绣在江边前,再绣上艄公船上站。

二绣王宝钏,绣到彩楼前,绣球飘打薛平男。

三绣张果老,骑驴过仙桥,把四大名山驴后捎。

四绣张天师,身穿八卦衣,再绣上童儿把茶提。

五绣杨五郎,出家为和尚,五台山绣在荷包上。

六绣杨六郎,一世好刚强,东杀西战保宋王。

七绣杨七郎,绑在高竿上,一百三箭穿胸膛。

八绣杨八郎,失落在藩邦,再绣上北国招东床。

九绣九女星,她是穆桂英,九女星穆桂英配了凡人。

十绣十样景,天下十三省,荷包上再绣夫妻咱二人。

荷包绣成了,无有个手帕包,风吹日晒色退了。

一绣海棠花,先把叶叶扎,再绣上蜜蜂来采花。

二绣芍药花,青秆儿绿叶叶,再绣上蝴蝶来闻花。

三绣桃杏花,桃儿结树梢,再绣上猴子来摘桃。

四绣牡丹花,先把杆杆扎,再绣上孔雀戏牡丹。

五绣石榴花,结子赛玛瑙,再绣上猫娃来玩耍。

六绣水莲花,绿叶水面飘,再绣上鱼儿闹莲花。

七绣葡萄花,架架扎得高,再绣上松鼠啃葡萄。

八绣西瓜花,西瓜弯月牙,再绣上老鼠啃西瓜。

九绣黄菊花,花开一咕爪,再绣上露子来弹花。

十绣寒梅花,七股八柯杈,再绣上喜鹊弹梅花。

手帕绣成了,忙把荷包包,端等情郎哥回来戴荷包。
 

放风筝

正月里来正月正,七郎打围在山中,骑上马儿挎上弓。

进了深山放两枪,惊起兔儿闹嚷嚷,撒开手儿把鹰放。

打只野狐抓只兔,打下野鸡枪上挂,骑上马儿转回家。

二月里来龙抬头,百姓收拾务庄农,直等河开地清通。

有牛有籽把田种,无牛无籽又无人,急忙把那人儿奔。

三月里来三清明,姊妹二人拾菜走,随身带上放风筝。

正放风筝需用绳,可恨老天刮怪风,刮起风筝预断绳。

有心跟上风筝去,南面上来二学生,假装下那金莲痛。

大学生穿的满堂红,怀抱琵琶来弹琴,真有两耳好中听。

二学生穿的一身青,小脸蛋儿白生生,怀抱绳儿放风筝。

大学生唱的西红娘,二学生唱的崔莺莺,唱的声音实好听。

我想唱个放风筝,二学生瞅着笑盈盈,羞得我满脸儿红。

有心问个名和姓,学生来要起身,闪了我一场儿空。

转回家儿蹈进门,跌倒床上难动身,越思越想越伤情。

若要我的病好转,明年清明三月三,各处风筝下了川。
 

五更鸟儿

一更一点正好一丝眠,哪有一个蛤蟆它大闹一声喧?它在水里叫,奴在绣阁里听。

听得奴家伤心,听得奴家动心,动动心,伤伤心,汗湿床边血淋淋,鸳鸯枕上泪纷纷,思想奴的个旧情人,越思越想亲,思想情难容(呢嘛咿儿哟)。

娘问上女儿什么萤虫叫,你与为娘说,说与娘知情(呢嘛咿儿哟)。

女孩说娘听,女孩说娘听,一更里个蛤蟆,它哇哩哇哩哇啦,它哇哩哇哩哇啦,它叫打一更(呢嘛咿儿哟)。

二更二点正好一丝眠,哪有一个沙雀大闹一声喧?它在沙滩里叫,奴在绣阁里听。

……

二更里个沙雀,它叽哩叽哩喳喳,它叽哩叽哩查喳,它叫打二更(呢嘛咿儿哟)。

三更三点正好一丝眠,哪有一个鹁鸽大闹一声喧,它在堂堂里叫,奴在绣阁里听。

......

三更里个鹁鸽,它咕咕、咕咕、咕咕,它咕咕、咕咕、咕咕,它叫打三更(呢嘛咿儿哟)。

四更四点正好一丝眠,哪有一个锦鸡大闹声喧,它在架上叫,奴在绣阁里听。

......

四更里个锦鸡,它咕咕、咕咕、咕咕,它咕咕、咕咕、咕咕,它叫打四更(呢嘛咿儿哟)。

五更五点正好一丝眠,哪有一个喜鹊大闹一声喧,它在树梢上叫,奴在绣阁里听。

......

五更里个喜鹊,它喳喳、喳喳、喳喳,它喳喳、喳喳、喳喳,它叫打五更(呢嘛咿儿哟)。

(省略号代表略去的十三行,与第一节中完全相同,后同。)
 

孟姜女探夫

正月里探夫是新春,家家户户点红灯,人家夫妻团圆住,孟姜女丈夫造长城。

二月里探夫暖洋洋,双双燕子闹花堂,燕子成对又成双,孟姜女成单不成双。

三月里探夫是清明,家家户祭祖坟,人家祖坟飘白纸,范家的祖坟冷清清。

四月里探夫养蚕忙,姑嫂双双去采桑,孟姜女采桑把园进,一把眼泪一把桑。

五月里探夫是端阳,龙船下水闹长江,人家夫妻把船看,孟姜女一人好凄凉。

六月里探夫热难当,蚊虫飞出闹嚷嚷,宁可叮奴千口血,别咬我夫范杞良。

七月里探夫秋风凉,孟姜女进绣楼房,手拿钥匙开衣箱,只见郎衣不见郎。

八月里探夫雁门开,孤雁头上带霜来,奴与孤雁一般苦,恩爱夫妻两分开。

九月里探夫是重阳,重阳美酒菊花香,人家造酒夫君饮,孟姜女造酒无人尝。

十月里探夫小阳春,想起我夫泪淋淋,心中只把秦皇恨,强迫我夫造长城。

冬月探夫雪花飘,一心要把夫君找,长城天气多寒冷,我夫无衣命难熬。

腊月探夫过年忙,家家户户喜洋洋,看看新春佳节到,孟姜女两眼泪汪汪。

 

十七女娃子八岁郎

扁豆开花乱嚷嚷,我娘把我给到了高山上。

人家的女婿进学坊,我家的女婿放牛羊。

把牛羊吆到高山上,四面八方炸雷响。

连惊带吓眼泪淌,凄惶了又凄惶。

沟底里树儿往上长,牛羊回到大门上。

还要我出去圈牛羊,凄惶了又凄惶。

手拖小郎进绣房,踩上板凳吊上炕。

还要我解带脱衣裳,凄惶了又凄惶。

四六棉毡给铺上,扎花枕头给枕上。

睡到半夜尿了床,揭开被子两巴掌。

打得轻来叫姐姐,打得重来叫亲娘。

我不是你姐来不是娘,十七女娃子八岁郎。

年龄悬殊配成双,凄惶了又凄惶。

 

骂媒人

四月里菜子满山黄,爹卖我没跟我商量。

一心想走个平川地,没想到把我给到旱塬上。

跟了个女婿不打强,又秃又瞎又尿床。

女婿不好家里忙,我越思越想越凄惶。

只怪爹来只怪娘,爹娘对我的好心肠。

爹娘爱钱不爱人,只要钱多啥都行。

这样的银钱不瓷实,不上三年就花光。

不怪爹来不怪娘,只怪媒人的舌头长。

戴我的媒帽害秃疮,穿我的媒鞋害蹄黄。

穿我的媒袍害背黄,吃我的媒饭害口疮。

不怪爹来不怪娘,也不怪媒人舌头长。

只怪我的命不强,死得早来少凄惶。

 

女看娘

正月里来女看娘,人来客去奴身忙,说奴(哎)忙来(者)实(哟)实忙(来嘛)我哟的个天,没有个功夫看我的亲娘来(呀)我哟的个天。

二月里来女看娘,家家户户上坟忙,说奴忙来实实忙,没有个功夫看我的亲娘。

三月里来女看娘,正换热衣奴身忙,说奴忙来实实忙,没有个功夫看我的亲娘。

四月里来女看娘,正锄糜子奴身忙,说奴忙来实实忙,没有个功夫看我的亲娘。

五月里来女看娘,大麦割倒小麦黄,说奴忙来实实忙,没有个功夫看我的亲娘。

六月里来女看娘,正做毡活奴身忙,说奴忙来实实忙,没有个功夫看我的亲娘。

七月里来女看娘,打墙盖房奴身忙,说奴忙来实实忙,没有个功夫看我的亲娘。

八月里来女看娘,正种麦子糜子黄,说奴忙来实实忙,没有个功夫看我的亲娘。

九月里来女看娘,正揽养麦奴身忙,说叔忙来实实忙,没有个功夫看我的亲娘。

十月里来女看娘,正装棉衣奴身忙,说奴忙来实实忙,没有个功夫看我的亲娘。

十一月里来女看娘,推磨碾米奴身忙,说奴忙来实实忙,没有个功天看我的亲娘。

十二月里来女看娘,三尺白绫子包黑糖,哭一声天来叫一声娘,你把我这黑糖尝尝。
 

寡妇哭五更

一更寡妇一更天,红灯照在桌面前,红灯为啥这么红?生下我这苦命人。

二更寡妇二更天,月亮上来照床边,一床夫妻半床空,头枕月儿去一人。

三更寡妇三更天,绣房礼花泪涟涟,绣花去来针折了,寡妇哭得心邪了。

四更寡妇四更天,十八离了男子汉,风吹床边沙沙响,好像男人穿衣裳。

五更寡妇五更天,梦里梦见男子汉,猛然惊醒一场空,年青人儿梦着他。

叫声大来叫声妈,给你冤家寻下家,寻的好了还有可,不好还要你照看。

鹞子翻身上了马,叫声爹妈在着吧,谁知这曲名和姓,是我寡妇哭五更。
 

十月怀胎

(一)

小豆叶叶青,花开笑盈盈。

家丢下小丫头,给人许了亲。

“媒人往来走,请妈妈你开口,不知道彩礼,要了多吗少?”

“彩礼也不多,银子五十两,你到走的时,妈给你都陪上。”

十月送了礼,十一月娶着去,腊月里梅花儿开,新媳妇子怀上胎。

怀胎正月正,阳气往上升,好像个青草芽,扎下一苗根。

怀胎二月二,二月里冰清开,新媳妇没开怀,她的脸皮薄。

怀胎三月三,茶饭不想吃,你是妈妈的小丫环,在被窝里暖暖。

怀胎四月八,上庙把香插,叫一声老佛爷,给上个儿子娃。

怀胎五月五,想吃个水萝卜,就得个酸杏儿,咬上两三口。

怀胎六月六,六月里三伏天,白市布的单汗衫,娃娃显了身。

怀胎七月七,指头掐着算,算着来,算着去,还得两月半。

怀胎八月八,收拾浪娘家,叫一声娘家妈,忙把鸡娃杀。

怀胎九月九,收拾往回走,叫一声小兄弟,忙把我送回走。

怀胎十月一,肚子痛得急,这不是养儿呢,这是要命呢。

(二)

娘怀胎正月正,害了我一场病,一场病害起来,险乎儿把命送。

娘怀胎二月二,想吃个苜蓿菜,叫声老天爷,苜蓿菜没上来。

娘怀胎三月三,想吃个蜂蜜甜,叫一声小姐姐,蜂蜜没人端。

娘怀胎四月四,想吃个韭芽子,叫一声大妹子,你给我快割去。

娘怀胎五月五,想吃个水萝卜,叫一声亲哥哥,你给我拔几个。

娘怀胎六月六,想吃个热羊羔肉,肥羊汤泡饼子,才能饱口腹。

娘怀胎七月七,瓜果都上集,想吃一串水葡萄,小姑子你买去。

娘怀胎八月八,收拾我浪娘家,叫声娘家妈,你把个鸡娃杀。

娘怀胎九月九,收拾我往回走,奴有心不回家,害怕趸显麻达。

娘怀胎十月正,胎儿离娘身,浓眉大眼胖墩墩,活像个小罗成。
 

训侄歌

蜂蜂蜂,化生亦有臣和君。

蜂伴蜂,蜂房做就将子生。

老蜂操尽心,吾儿何时能动身?

小蜂长上翎,便要去为君。

老蜂留不住,又分一窝蜂。

送出窝门外,任你去为君。

老窝蜂,小窝蜂,一时出门各干工。

遇在花心内,各自把蕊争。

小蜂咬老蜂,再看蜂咬蜂。

老蜂开言道:“小蜂你忘恩!

我为蜂,你为虫,我飞你还未长翎。

不记从前事,我和你父一窝生!”

小蜂开言道:“你再不用吟吟吟!

你有主,我有君,各为其己把食争。

龙生龙,凤生凤,天地生物人生人,即说亏欠话,不该把我生!”

二锋正争闹,天起一场风,风送蜂,永无踪,看来原是一场空。

父母操尽心,全无养育恩。请将古今看,人还不如蜂。
 

卖花花线

(男)担担子担上转,转了个团团转,口口儿声声儿,喊着喊着卖花线。

(女)姐儿在门上站, 忽听得卖花线,叫两声客人儿,担子担来奴先看。

(男)担子落在地,(女)客人你好生意,(男)知一礼还一礼,(女 )客人客人好生意。

(女)板凳儿磕几磕,货郎儿忙请坐,各样首饰花花线,我要你十样货。

(男)就这十样货,你与我八串钱,一分的一厘儿,没有哄你多要钱。

(女)就这十样货,我与你两串钱,一分的一厘儿,没有给你少给钱。

(男)就是这十样货,你给我六串钱,一分的一厘儿,没有哄你多要钱。

(女)就这十样货,我给你四串钱,一分的一厘儿,没有给你少给钱。

(男)担担子担上走,别游个四方头,这才是货郎儿,得了一个大横财。
 

十妇人

远看南山一朵云,五雷起手把雨行,有雨下在中和地,开言先唱个十妇人。

孝妇人孝敬惊天动地,孝敬了公公孝敬了婆婆,暖络了妯娌,兄弟们和气,能使唤住伙计。

这就是个孝妇人,因此她孝人人爱。

烈妇人义短损阴功,冷谈了公婆父母心,三夹四靠不务正,挑唆她男人要分另。

这就是个烈妇人,因此她烈人骂遍,人人叫骂他男子汉。

勤妇人勤,治家宝,十个选一世上少。

迟睡早起,前院后院打扫,牛羊出圈,骡马上槽,鸡娃狗娃喂饱,多织些布匹,变卖些银钱。

这就是个勤妇人,因此她勤人人爱,恐怕苦着她男子汉。

懒妇人懒,太得懒,天天吃饭不洗脸;扳住门槛尿泡,拉过枕头再一觉。

男人回来要吃饭,不是少来就缺面;怀抱升子手拿上碗,东家子借米西家子借面,一顿做了两顿半,盆盆碗碗都刮遍,刮不下了喂鸡犬。

这就是个懒妇人,她懒苦坏了男子汉。

贤妇人贤,太得贤,男人在外边请客,她在家里喜欢。

客人到门前,她迎接着进来,客人坐下,茶儿饭儿都便宜,客人起身,她送出了大门。

这就是个贤妇人,因此她贤人人爱。

愚妇人吝啬人骂遍,人人叫骂她男子汉。

男人在外边请客,她在家里埋怨,客人到门前,她眉头子一弯,客人坐下,她摔碟子拌碗,客人起身,她才得喜欢。

巧妇人巧,太得巧,学百能,铰百铰,大裁小铰,描龙绣朵,天上过去个飞禽,她心里记明。

这就是个巧妇人,她巧打扮了男子汉。

拙妇人拙,逞能干,缝连补造图廉便,补了个补丁,按端了按端,攒了个纽门,连拆了五顿。

男人取个布匹,她裁弄了几天,东家子进去,西家子出来,铰了个稀烂。

还埋怨男人取下的布匹,面头窄,尺梢短,骂一个拙婆就打脸,装死卖活叫不喘。

俊妇人俊,太得俊,头发像青丝,脸像扑粉,手像葱根。

往前走来风摆柳,往后退来活娘娘,站下好像一炷香。

这就是个俊妇人,因此她俊人人爱。

丑妇人丑,太得丑,连脏带丑不如狗。

核桃大点纂纂,一包包虱虮,脸上的汗毛,能织双毡袜,脖子上的垢甲,翘起了瓜瓜,前襟子垢甲,后襟子尿巴,尻子象油笼,脚象个木墩。

走在人前龌里醒龊两拧达,还说个人人不如她。
 

十八的孩子要吃粮

古树盘根叶叶黄,十八的孩子要吃粮。

他大大劝他他不听,他妈妈劝他动哭声,他妻子劝他骂两句,他兄弟劝他拿棒抡。

他大要吃韭叶面,他妈要喝浆拌汤,前锅里下的韭叶面,后锅里拌的酱拌汤。

左手端的韭叶面,右手端的酱拌汤,叫大大你吃韭叶面,叫妈妈你喝酱拌汤。

上房里掐出豹花鞍,下房里拉出大花马,豹花鞍子假银蹬,假银蹬上玫红缨。

马前捎的栽绒毯,马后捎的浅红毡,马左捎的七心炮,马右捎的杀人刀。

往前看,杀人滩,往后看,催阵官。

把这一封书儿捎出城,给他大大捎到去,人家养儿俸生老,他今养儿一场空。

把这一封书儿捎出城,给他贤妻捎到去,不要守寡还年青,反穿罗裙早跟人。

把这一封书儿再捎出城,给他孩子捎到去,有大有妈有精神,他没大没妈就掐墙根。
 

抽洋烟

正月里来是新年,清朝兴的个抽洋烟,一天吃得到夜晚,分不来个阴阳颠倒颠。

二月里来春暖天,庄稼汉收拾耕农田,先种五谷丰收豆,刚一开牛种洋烟,

三月里来是清明,罂粟花儿股攀根,未曾出土露针尖,不大的东西好频烦。

四月里来四月八,罂粟花儿把根扎,秆秆细来叶叶大,见着见着不当个啥。

五月里来五端阳,罂粟花儿长得旺,先浇水,粪雍上,一绺一行好排场。

六月里来人伏天,罂栗花儿把花开,开不齐,落不完,结个骨朵圆又圆。

七月里来秋风凉,割烟的人儿都难怅,早起放开烟骨朵,恐怕老天猛雨来。

八月十五月儿圆,割烟的人儿都割完,睡在炕上抽洋烟;抽得个葫芦千叫唤。

九月里来九重阳,日出东海到西方,拔子秆秆扭了头,倒上个籽籽榨点油。

十月里来冬冷天,身穿单衣遮不住寒,老婆娃娃炕上蜷,清鼻涕嘴上吊串串。

十一月来三九天,缝了个放子当了毡,三天没见洋烟面,睡在炕上狗呻唤。

十二月来满一年,家家户户忙过年,人家过年十大碗,我搔头挖耳作了难。
 

十张纸

春风燕子绕画梁,昭君娘娘别刘王,心里可恼毛延寿,不该把影图献番王。

黑水湾里遇雁子,将书信捎与汉刘王,怀抱琵琶扑江丧,揭过像幅纸一张。

二月里梨花靠粉墙,有一个宝钏三姑娘,高坐席棚彩楼上,绣球飘打薛平郎。

他父女席棚三击掌,一怒赶出三姑娘,前门里赶出薛平贵,后门里赶出三姑娘。

到后来长安登大榜,才把宝钏封昭阳,柴郡主莫比宝钏样。揭过像幅纸二张。

三月里菜籽铺地黄,磨坊里受苦李三娘,井边前舍了亲生子,磨坊里生了个妙七郎。

她母子哭得日西降,天黑夜晚日无光,刘致远兵册吃粮饷,娇儿井边认亲娘,小哥哥若有认娘意,揭过像幅纸三张。

四月里,养蚕忙,机房里守节王三娘,谢子谦镇江把合丧,老谢宝远方把尸抢,张刘二妇把良心丧,反穿锣裙又嫁郎。

所生一子他不孝,顶辱三娘气不良,打断机头把子教,揭过像幅纸四张。

五月里,麦梢黄,有一个贤妇赵五娘,燕玉郎北京把官做,草堂上饿死了二爹娘。

怀抱琵琶描容像,找上京地认蔡郎,他夫妻相见重相认,揭过像幅纸五张。

六月里鸭儿卧池塘,田玉莲小姐去汴梁,思奴夫,想王郎,王世春一去不还乡。

心儿里可恨二爹娘,害得我夫妻不成双,怀抱顽石扑江丧,身扑长江一命亡。

走得慌,想得忙,揭过像幅纸六张。

七月里、秋风凉,有一个贤妇孙尚香,为她母身得忧心病,曾许花园降夜香。

降香一毕观星象,观见织女会牛郎,神仙都有会妻意,我和皇叔不成双。

绣鞋脱在江沿上,身扑长江一命亡,走得慌来想得忙,揭过像幅纸七张。

八月里,桂花香,陈光瑞娶妻殷满堂,他夫妻鸿州把任上,路遇水贼太不良。

拷打陈郎把命丧,强霸满堂要成双,殷开山领兵把仇报,揭过幅像纸八张。

九月里来菊花黄,陈秀莲小姐去咸阳,奴的夫离别春台上,昭君殿里去降香,春生梅郎登金榜,揭过像幅纸九张。

十月里,降寒霜,孟姜女许配范喜良,他夫妻未配一月整,秦始皇磨民打边墙。

将范郎打在长城内,孟姜女千里送衣裳,一声哭倒城万里,咬指滴血认夫郎。

周官报于始皇主,才封她真烈女孟姜,走得急来想得忙,揭过像幅纸十张。
 

迎春花

正月里迎春花到头开,东海里鹞子到西海里来,人为财来鸟为食,梁山伯为的是祝英台。

二月里牛毛花似春风,唐王爷困在岳虎城,淤泥河里龙遭难,惊动了上方的自虎星。

三月里菜子花铺地黄,黄贯锁授平单保三娘,皇王店上闯下祸,黄贯镇绑在杀场上。

四月里豌豆花开得圆,关老爷看兵书夜斩貂蝉,一刀斩断貂蝉女,汉张飞在马上泪涟连。

五月里山丹花里外红,杨五郎困在柳州城,柳州城围住了宋朝将,多亏金花小姐发大兵。

六月里荷花水面漂,黄贯锁下蜀川人马旋绕,得知道大哥认不认,我把蜀川走一遭。
 

端为媳妇不为娘

麻溜溜狼,尾巴长,端为媳妇不为娘,把娘放到高山上,媳妇放到烙炕上。

尿盆子放到锅盖上,油千层饼子泡肉汤,吃着吃着看老娘,老娘冻得硬梆梆,媳妇暖得气囊囊。
 

勤大嫂和懒大嫂

勤大嫂,勤得好,鸡娃叫唤就起来了,前院后院都打扫,鸡娃狗娃都喂饱,骡儿马儿都添草,娃娃穿的花花袄。

井里绞上清凉水,瓮里挖上雪白面,擀的饭儿张纸,切的面儿一根线,下到锅里莲花转,捞在碗里赛牡丹。

王变吃一碗,凉一碗,一下吃了八碗半,走一州,夸一州,过一县,夸一县,吃了勤大嫂的好长面。

懒大嫂,懒得好,睡到太阳一竿子高,板住门槛尿一泡,翻过枕头再觉。

前院后院不打扫,鸡娃狗娃不喂他,骡儿马儿不添草,娃娃穿的烂皮妖。

虱把娃娃咬瘦咧,还说娃娃有病咧。

井里吊上清凉水,瓮里挖上雪白面,擀的饭儿像纱毡,切的长面像皮鞭,下到锅里不动弹。捞在碗里端站站。

王变吃一说,凉一碗,一下吃了三碗半,

走一州,骂一州,过一县,骂一县,肚子疙瘩还没散,

吃了懒大嫂的“好长面”。
 

扁豆扁

扁豆扁,开粉花,沟里坐了个老沈家。

养下儿子会写字,养下女子会绣花。

大姐绣了个牡丹花,二姐绣了个水莲花,丢下三姐不会绣,拿了个丝线挽疙瘩。

瘩、瘩、线疙瘩,一捶捣到案底下。

狼推磨,狗烧锅,崖娃娃跌下来簸馍馍,一般簸了七八个。做你一个,我一个,丢下一个哄娃娃。

放在高板上,烟熏咧。

放在低板上,猫叼咧。

娃娃醒来要馍馍,馍馍来?猫叼咧。

猫儿来?钻洞咧。

洞儿来?草塞咧。

草儿来?牛吃咧。

牛儿来?上山咧。

山儿来?雪盖咧。

雪儿来?消水咧。

水儿来?和泥咧。

泥儿来?墁墙咧。

墙儿来?猪毁咧。

猪儿来?刀杀咧。

力儿来?撇在张家羊圈里。

杀了张家两只大绵羊,张家媳妇子气死咧,张家娃娃告去咧。

张家媳妇子活来咧,张家娃娃回来例。
 

酒色财气

酒是杜康造传流,能和万事解千愁,成兴败坏皆因酒,洞宾醉倒岳阳楼。

李白贪酒成诗狂,刘伶大醉卧土炕,盘古至今留下酒,酒迷真性不回头。

色是世人大祸殃,恋爱女色命不长,纣王贪色江山倒,吕布贪蝉年小亡。

董卓好色长安丧,周代秦楚动刀枪,世人都把女色爱,袖里藏刀暗损伤。

财是世人养命根,白银买动黑人心,朋友为财冤仇结,父子兄弟也无情。

邓通为财荒郊死,石崇富豪范丹贫,堆金积玉如山厚,死后不拿半分文。

气是心头火浇盆,为人休把闲气争,闹闹官司因气起,卖尽家业心不松。

楚国项羽乌江死,韩信斩在未央宫,劝君莫要争闲气,争名夺利一场空。
 

十盏灯

正月十五雾沉沉,栽起灯杆挂些什么灯?

天上点的什么灯?地上点的什么灯?

天上点的王母娘娘灯,地上点的老龙王灯。

官宦家点的什么灯?庄稼汉点的什么灯?

官宦家点的是三班衙役灯,庄稼汉点的是务农灯。

老人家点的什么灯?寡妇家点的什么灯?

老人家点的是长寿灯,寡妇家点的是守节灯。

和尚家点的什么灯?道人家点的什么灯?

和尚家点的是念经灯,道人家点的是盘道灯。

学生家点的什么灯?姑娘家点的什么灯?

学生家点的是读书灯,姑娘家点的是绣花灯。

一心敬你灯盏,二仙传道二盏灯。

三战吕布灯三盏,四马投唐四盏灯。

五佛出世灯五盏,南斗六郎六盏灯。

北斗七星灯七盏,八仙请寿八盏灯。

九天仙女灯九盏,十殿阁君十盏灯。

版权所有:彭阳县博物馆  技术支持: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彭阳县城悦龙新区彭阳县博物馆  邮编:756500  电话:0954-7014680

ADD:Pengyang County Museum, Yuelong New District, Pengyang County, Pengyang City, Ningxia,756500,China

TEL:0954-7014680  FAX:0954-7014680

备案号:宁ICP备18002053号-1

  • 手机微官网

  • 官方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