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彭阳民俗 > 正文

彭阳民俗——歌谣

时间:2019-01-09 09:50:18 来源: 《彭阳风物》 浏览量:260

夯 歌

(一)

大家听仔细(呢嘛),哎哟!

咱们来打夯(呢嘛),哎哟!

耳朵听我音(呢嘛),哎哟!

眼睛看夯上(呢嘛),哎哟!

大家一齐拉(呢嘛),哎哟!

轻松又得力(呢嘛),哎哟!

脚跟要踩稳(呢嘛),哎哟!

小心别摔倒(呢嘛),哎哟!

嫩绳要得窍(呢嘛),哎哟!

身子向后坐(呢嘛),哎哟!

统微廷松绳(呢嘛),哎哟!

力能增十分(呢嘛),哎哟!

夯面要拉平(呢嘛),哎哟!

一夯挨一夯(呢嘛),哎哟!

打夯别心急(呢嘛),哎哟!

大家把油加(呢嘛),哎哟!

(二)

同志(的)们哟,(哎哟号号)!

齐心(的)干哟,(哎哟号号)!

要增(的)产哟,(哎哟号号)!

修农(的)田哟。(哎哟号号)!

劲使(得)匀哟,(哎哟号号)!

行盯(得)端哟。(哎哟号号)!

硬埂套软堰哟,(哎哟号号)!

梯田平展展哟,(哎哟号号)!

若要雨合时哟,(哎哟号号)!

亩产能过石哟,(哎哟号号)!
 

扬场歌

衣衣子(嘛)包粒粒(儿)睡一堆,木锨(儿)把它们给扬起;

风夹土(嘛)来(哟)帮(了)忙,把衣衣子和粒粒儿(给)分开。

 

毛主席来到乔渠庄

长城塬上锣鼓响,一杆杆红旗插塬上,男女老少齐欢唱,毛主席来到乔渠庄。

男人担水烧清茶,妇人做饭忙又忙,鞭炮声声军号响,大营扎在乔渠庄。

 

党与人民作主张

共产党,恩情长,好像太阳亮堂堂,人民跟着共产党,党与人民作主张。

供应粮,补助钱,医药费,救济款,赊销布,几大卷,家家铺盖都堆满。

没牲畜,投资款,不收公粮光生产,家家户户粮仓满,幸福日子过得缠。

 

思想起眼泪能淹心

五八年,生产忙,主席号召吃食堂,吃食堂,真公平,多吃多占个别人。

管理员吃得脖子壮,炊事员吃得像瞎瞎,身上攒着大衩衩,馍馍米面朝回拿。

社干吃得溜秋光,亲门党家都一样,干头社员喝糊汤。

糊汤越喝眼越深,脖子剩了一条筋,脸上不像人的形,走路头重脚又轻,干活眼前发了晕,社干骂说不起劲。

刘邓陶,想好意,给社员要留自留地,“四人帮”,来干扰,立即打倒刘邓陶。

林秃子,上了任,实行文化大革命,红卫兵造反能上天。手里提的是钢鞭。

当权派遭大难,驾飞机,钢鞭缠,示威游行搞串连,各个单位都游遍。

工作组,下了乡,四类分子遭了殃,“破旧立新”四个字,江青出的样板戏。

有林彪,想毒心,想抓政权把命送。三中全会开得缠,开放市场大发展,老戏唱得不停点,包产到户大宣传。

分牲畜,地分完,农具分光仓腾空,气得社干肚子疼,游手好闲过不成,思想起眼泪能淹心。
 

抓壮丁

正月里来是新春,爹娘把儿生,娘生下儿来好苦心,马家抓壮丁。

睡到半夜更,爹娘唤儿声,忽听门外打门声,不知是何人。

嫂嫂去开门,进来两个人,一根麻绳捆我身,爹娘拉哭声。

爹娘泪涟涟,保长把脸翻,一把拉开钢枪拴,爹娘心胆寒。

拉到乡公所,关进警备班,娘哭着儿来去送饭,爹去找盘缠。

到了县政府,忙把便衣换,草绿的军装穿两件,再喝上一二三。

到了中卫城,交给马家兵,钢枪刺刀我不懂,练得我肩膀疼。

到了大校场,点名重整装,先发刀来后发枪。送我到前方。

下去到咸阳,解放军来接仗,三门野饱无堵挡,打得我无处藏。

兵退固关峡,马继援命令下,宁死人马不撤卡,要把硬仗打。

固关接一仗,人马死一浪,血淋淋的尸首把路挡,两眼泪汪汪。

有心不撤卡,粮草无人拉,人无粮来马无草,连夜逃上跑。

跑到兰州城,五泉山扎大营,解放军一心要攻城,人马死一层。

退到黄河岸,人马死大半,死人活马水里翻,人哭马叫唤。

打了交手仗,解放军喊缴枪,宽大的政策对咱讲,不打最为上。

解放军收了枪,新兵喜洋洋,赶快回家看爹娘,一家人安康。
 

节令谣

正月初四莜麦生,正月初八谷子生,正月十五油籽生,正月十七豌豆生。

正月二十五荞麦生,二月初二扁豆生,三月初三糜子生,六月初六麦子生。

春风亥子是姆仓,夏间寅卯最为凉,秋天辰戌丑为上,冬天却来申有方。

土旺之后逢已午,耕犁栽种无虫伤,此是四季姆仓日,一年多打十斗粮。
 

夏季数九歌

一九二九,扇子不离手。

三九二十七,饮水甜如蜜。

四九三十六,大汗道身流。

五九四十五,头戴草帽走。

六九五十四,乘凉找荫地。

七九六十三,睡觉盖被单。

八九七十二,半夜差夹被。

九九八十一,修炕莫迟疑。
 

数九歌

(一)

一九暖,二九冻破碗,

三九四九,冻破地口,

五九六九,过河法手,

七九鸭子八九雁,

九九鸦雀犁沟窜。